J&L

【林秦】奸妃

这篇大概是七、八年前混贴吧写的一个短篇,无意中看到老文拿出来改改,自割腿肉吃啊,全员黑暗系,黑暗系哪有甜的是吧!角色全是林秦的各种影视衍生!有角色死亡。

有CP洁癖勿看,姐姐年纪大了吃不下“人参公鸡” 

角色:秦明,风天逸,唐山海,裴尚轩

角色:林涛,谢训,常剑雄,郭得友

先放个前段试阅,答应姐姐别送“人参公鸡”不喜欢的我会删的!

涛涛不渣,真的!

幽暗的长廊,像没有尽头的黑洞,没有未来 ,没有光明,只有那无尽的欲望和丑恶的人心.

又一年的秋来临了,萧条,这是他的感觉,他讨厌秋!

“宝儿,秋天来了,离冬天就不远了,算算日子我进宫也有几个春秋了!”华丽的衣饰衬托出那张俊美的容颜,他谢国的男皇妃,训皇最宠幸的男妃。

他不争宠,不妒忌,不自己动手杀人、、、什么叫借刀杀人、、、他使用的游刃有余!

只要是训皇看上的人,他会亲自把那个人送上他的龙塌!

 我知道他需要我,需要我的才能,我的美意,为他人做美的美意,我在他眼里就是一把忠诚的刀,在我看来我们只是各取所需!

我是谁,谢国的男皇妃,秦明!

至于皇后只是后宫的一个摆设,有名无权.

我能算是一个家族的牺牲品吗?我不这么认为,我相信家族里面没有一个人会有我做的这么成功,这么坦城的、、、涉权!

“主子,该歇息了!”宝儿把白色皮袄批在秦明身上,衬托出那如雪一般的肌肤。

睡,他哪里睡的着,每到夜晚都会有莫明空虚侵蚀着自己的心、、、是孤独吗?即使有训皇的温存和温柔的对待也是无法弥补的。

是他贪心吗?不!他很淡然、、冷眼旁观!

“大哥有捎消息进来吗?”摆弄着窗边的秋菊,一片一片的撤碎、撒落、、、

“首辅大人说了,入秋了叫娘娘多去看看山海少爷。”风天逸为了他彻彻底底把自己的弟弟逼疯了,难而他自己又好的哪里里去呢,他也是间接的凶手,杀死弟弟的爱人,把弟弟送上龙床的凶手。

。。。。。。。。。。。。。。。。回忆。。。。。。。。。。。。

入春的那年,他邀入山海宫中赏花,直到训皇的不期而来,改变了山海所有的命运。

训皇知道我会为他办好的、、、

“明儿,山海今年18了吧,越发的标致了。”训皇意有所指的说道。

我当然明白他话中的意思,“山海已经和常尚书的大公子定亲了!”

“那就可惜了!我晚上可要睡不着了,明儿你说这该怎么办啊!”训皇面色阴沉的抚着他皇妃俊美的容颜。

“皇,明儿会满足您的、、、山海也会满足您的。”就这样我把自己的弟弟给毁了,为了讨回这些年日夜煎熬的痛苦,我毅然让山海成了我报复之路的牺牲品。

“朕知道你最懂事了、、、”训皇满意的褪下那白皮袄“朕,等着爱妃和风首辅的好消息。”房内的是温暖的心却是冰冷的。

纤细白皙的颈项留下一块块暧昧的红印”明儿告诉朕你的心里我想着谁?”

“明儿铭记今日的一切都是皇赐予我的,这辈子明儿都不会背叛皇。”

“你还是那么滴水不漏,记得今日说过的话他日可别忘了”

欲望可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一缠上就脱不了身了,即使是和一个不能温暖自己的人交欢!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山海和常剑雄私奔了,训皇大怒,下旨缉拿,没有人能挑战皇权,常府一众打入大牢随时处决!

风天逸领旨缉拿出逃的二人,不到三天,城门陆续挂出常府的人头,逼着出逃的二人现身,风天逸深知这次不把唐山海拿下,训皇的狠辣作风是他和整个家族都无法承担,牺牲一个山海又如何,他只是一个庶子。

一顶镶金软轿抬到城门口落下。

“宝儿,把首辅大人请下来。”轿上的人淡然的看着城门口上血腥的祭祀品,遥想当年京城的两大家族祖辈的辉煌,如今成训皇的眼中钉,文臣和武将紧密相交是犯了训皇的大忌,只是常家成了第一个刀下魂而已,训皇要一

个铲除的理由他自然会配合,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内,他了解常剑雄对山海的执着,现在的杀戮都成了顺理成章了,朝堂礼的关系盘根错节,训皇需要立威,他可以成为训皇的刀,被天下人谩骂又如何,在他自愿入宫那一刻

他少时的梦想与那人说好的一同成为对方的后背策马上战场如今全都瓦解了,你依然是那个护国大将军,而我成了奸妃。

“是,主子!”

“宝儿!你说山海他们会出现吗?就今天!”

“会的,他们都是有心的孩子!”可惜造化弄人啊。

细碎的脚步声在软轿前停了下来“臣风天逸扣见主子。”

“大哥,这里是宫外不必多礼。”

“是,主子!”风天逸退到轿边“臣已经把消息放出去了,要是常剑雄不把山海带回来,今天我就把常家的余孽都斩了!”

“大哥,山海会恨死我们的!”他平静的说道“当初让尚轩走也是对的,他们都不适合留在京城这个是非之地,可是山海逃不出了!”

“裴尚轩,是他毁了你的幸福!哥会帮你讨回来的,今天只是先让他偿一些利息罢了,他不是最在意山海的吗!走的时候还把山海托付给了常剑雄,如今就让他和林涛偿还罢了。”

“我不希望京城的消息传到前线,毕竟训皇还有用到他的地方。”林涛、、、

“前线的通信已在我的掌握之中!本该嫁入护国将军府的是你,不是裴尚轩,小妾生出的孩子终究难登大雅之堂,做出的手段也让人不耻,是他偷了你的幸福!大哥会为你一一讨回的。”风天逸说出了秦明心底最不愿意面对的暗伤。

谁让他们同时爱上一个人,而林涛却背弃了他们的爱情,今天的悲剧是注定的。

城门口

一对相爱的人十指紧扣在一起眼里毫无惊恐的神色,只是默默的看着对方,春天了风还是那么的凉,老天爷都为他们哭泣。

秦明,坐在轿子里听着外面开始打斗的兵器声“宝儿,开始了是吗?”

“回,主子,常少爷受伤了。”

“哦!”山海一定很伤心吧!“宝儿,出去看看罢!”他起身离开轿子,宝儿在一旁撑着伞。“春天多好啊~是生命的季节”可是今年的春天特别的血腥!

宽大的广场,强弱势已经分出来了、、、

“常剑雄,放弃山海吧!也许我能保你一命!”秦明走近他们,悲悯看着他们,他终究还是做了刽子手。

“要我放弃山海就是要了我的命!”无惧的双眼清明雪亮,而现在整个家族成了他和山海爱情的牺牲品,只是想不到做这些却是他和山海从小就敬重的秦明。

“二哥,求你放了我们、、求求你了、、、”山海的哀求丝毫不影响到在场的每一个人的情绪似乎只是他一个的自言自语!

“山海啊~你想看常剑雄死吗?只要你肯跟我进宫,我保他周全!”他相信山海一定会同意的。

“好!只要你放了剑雄和常尚书家里人我什么都答应。”落下最后诀别的一吻“剑雄答应我好好活下去,就当山海已经死了吧。”说完走向秦明!

“山海、、不要走、不要、、走、、没有了你,你要我怎么活!”常剑雄发疯似的向秦明刺去全然不顾身上重伤,风天逸见势不对拉过山海挡在秦明面前,山海看向迎面刺来的剑淡然的闭上双眼,与其入宫苟且偷生死在爱人的剑下也是种幸福。

"山海!”常剑雄用最后一丝力撤下剑口吐鲜血跪地不起,刺红的双眼瞪着风天逸恨不得把他挫骨扬灰“山海也是你的弟弟你怎么能这么对他。”

“我的弟弟只有秦明,要怪就怪他那一母同胞的哥哥。”风天逸掐着山海的脖子让他不能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爱人的生命在流逝“山海,大哥不是没有给他活路,只是他硬要闯地狱门那就怪不得大哥了,杀!”

生命的祭奠,爱情的祭奠落幕了,常剑雄闭上眼的那一刻山海疯了,真的疯了。

就在同一天我把山海送上了那张充满了欲望的龙床、、、又再一次的做了美意!

。。。。。回忆完。。。。。。。。。。。。。。。。。。

“宝儿,今晚皇招哪个妃子侍寝。”秦明摆弄着挂在胸前的玉佩、、象征着权利的信物,、、见物如见皇!

“回主子。今晚皇到孝柔皇后那里,下半夜会到主子这里!听郭太医说孝柔皇后怀上龙种了。”

“已然确定了吗?”

“奴婢安插在皇后宫里的人回话说,皇后的亲信在小厨房熬安胎药!”

“明天传郭太医进宫!”

“是,主子”宝儿把秦明的白皮袄整正“主子,您又清瘦了。”抚去秦明额上的碎发。

“宝儿,进宫几载了。”

“回,主子奴婢进宫以有20年了、、、”

“真久啊、、、本宫入宫也有四年了、、、四年了、、”他们四年没有见过面了、、护国大将军!

“宝儿,吩咐下去准备一些山海喜欢的食物我们该去看看他了。”

他深知训皇对林家的忌惮,削弱林家只是迟早的事,林孝柔注定只是个政治牺牲品,而连着林家血脉的孩子注定来不到这个世上,四年前训皇铲除了两大家族的常家,四年后大战告捷,架空功臣或者他和训皇配合个由头彻底覆灭林家,一切都有可能,他还是那把刀。

“奴婢这就去办”

。。。。。。。。。。。。。。。。。。。。

萧条的秋风着宫廊上的灯笼不停的摇曳,乎明乎暗诡异的凄凉述说着后宫悲哀的红颜泪。

皇宫里容不下那种黏糊糊的爱,即使你有爱,也会被宫里的奸历、算计而磨光。在里面没有一个干净的人包括他自己。

清风殿

冷清、萧瑟都不足以形容、、这就是他弟弟的住所,跨进清风殿一阵腊梅的香味扑鼻而来、、、

“宝儿,清风殿的腊梅林是谁在打理。”

“回主子,是山海少爷!”

“山海?”怎么可能?他是一个疯子!

“是的!前些日子训皇招了山海少爷”

“恩,受伤了吧!”他肯定的说道,语气里没有一丝的起伏、、

“郭太医已经处理过了!”宝儿回道、、、

吱嘎、、、房门被轻启开、、床上躺着一个俊美青年,看上去那么的无助、单薄!微开的领口若隐若现出被施虐的痕迹,当年明亮的小少年如今只能在这宫闱中了度残生。

轻轻解开山海身上的衣裳,显示在眼前的是一条条细小的鞭伤还有那醒目的吻痕、、都是训皇的趣味游戏、、刺目而罪恶!

“宝儿,准备洗澡水!”

温热的洗澡水、、刺激着那一道道的伤痕、、、睡梦中的人不由的皱了皱眉头、、

秦明小心翼翼的清洗山海的伤口“山海啊、、疼吗?”可惜哥哥感受不到啊,最疼的日子哥哥已经挺过来了、、你呢还能挺多久?

“剑雄、、剑雄、、山海疼、、快来救山海、、”水中的人儿不停的在梦呓、、无助而绝望、、、

“疯了都不忘常剑雄,哥哥也忘不了那个人,那又如何呢,哥哥现在却要伤害那个曾经我和他发誓都要护着的妹妹,哥哥活的太苦了,反到现在羡慕起你这个疯子。”他抚上那白皙漂亮的脖子,只要他稍稍一用力他就可以成全了山海和常剑雄的相聚。

“宝儿,备衣!”他把清瘦的人儿抱了起来,放在床了,为他穿衣、、、就像以前在府一样、、可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虽然是庶子,秦明从未对他们区别对待,直到发生那件事他彻底觉得自己就是个傻瓜。

“主子、训皇宣您上御书房、、”宝儿进门说道。

“训皇,不是在皇后那里吗?”

“听说前线传来了捷报!”

“哦!”他们终于要回来了、、、他等了四年。

“宝儿,摆驾御书房!”今后他应该不会空虚了吧、、、猎物来了、、

秦明上前抚着山海的睡颜“山海啊~你要好好的活着,我会带你尚轩哥哥来看你哦,你可别让他失望啊、、、到时候一定要尽情的发疯啊~!”哈哈哈哈、、、、狂妄的笑声不停的在黑夜中回荡、、、

“剑雄、、别走、、别走、、、”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