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L

【林秦】奸妃 《中》

这篇大概是七、八年前混贴吧写的一个短篇,无意中看到老文拿出来改改,自割腿肉吃啊,全员黑暗系,黑暗系哪有甜的是吧!角色全是林秦的各种影视衍生!有角色死亡。


有CP洁癖勿看,姐姐年纪大了吃不下“人参公鸡” 


角色:秦明,风天逸,唐山海,裴尚轩


角色:林涛,谢训,常剑雄,郭得友


答应姐姐别送“人参公鸡”不喜欢的我会删的!


涛涛不渣,真的!


黄沙漫漫,西北战事告捷,最后看了一眼这片他苦战了四年的地方,每一片黄沙都沾满了年轻士兵的鲜血而那些无字的坟碑永远留在那片陌生孤独的土地里。

跨上高大的战马,俊美的五官在风沙的侵袭下变的黝黑更显出他的威猛阳刚之气,黑色的大袍里倚着一个绝色容颜之人,苍白中显着病态。

“小裴,我们终于可以回去了!”讨回他应得的一切,黄沙四年足以改变一个人,生和死他早以经看透、、、看的太多了、、麻木了、、不仁了!

“林涛,我舍不得这里!”他害怕回去那个没有温度的地方,还有那双淡莫冰冷的双眼带着讽刺和不屑、、不屑他的手段、、讽刺他的婚姻!

“小裴,回到京城你就可以把身体养好,后宫里有孝柔在,而且我又立了战功训皇一定会对我有所防备,所谓功高震主,且我们林家先祖就追随太祖打天下,此次回去训皇必定会想方设法收回我的兵权。”

“林涛,这些身外之物真的有这么重要吗?”你变了,涛你不在是那个只为报国的无畏少年了,是我的错吗?还是我根本就进不了你的心里,你对我终究是歉意,但是我不后悔我用手段得到你!只要你在我身边我什么了不在乎了、、、那是因为我爱你,林涛别丢下我,即使你和他重逢也别丢下我!


“当然,那是我应得的,我为训皇出生入死,而那些朝臣只需要嚼嚼舌根便可享尽荣华富贵。而那些在战场死去的人又得到了什么,最后只剩下白骨一堆!”而老天就是这么不公,他要的不只是这些,他要的是更大权利甚至是皇权!

“起程!”大队浩浩荡荡的朝京城的方向前进只留下那在黄沙上的脚印。


。。。。。。



活着的人要好好的活着,死去的人就让大家去遗忘吧、、、

好可笑的把戏,秦明捏着那个写着他生辰八字扎满针的小人偶“宝儿,有人要掀起宫廷的斗争了,看来我秦明是名副其实的奸妃了,不然怎么会有人如此的恨我。”

“主子,后宫险恶,切记,防贼狞之人!”宝儿,把油灯挑亮、、照出秦明俊美带着阴影的容颜!

“宝儿,你说是不是有人又要死了!我们又要去遗忘一个人了!”窗边的秋菊已经被他摧残的只剩下枯干在秋风中摇曳!“既然她不想好好的活着我就送她下地狱!”林涛啊~期待我的见面礼吧!我会帮你“照顾”好妹妹的!

“宝儿,明天的衣服备好了吗?”我们要见面了,我真想看看你错愕的表情啊!我会华丽的出现在你们的面前。

长镜印出华丽衣饰的修长身型“宝儿,你说我好看吗!”孤傲的眼神看着镜中的人影,哪个才是真实的自己、、、是镜中的?还是镜外的?


“后宫,只有主子才称的上是绝美容颜。”宝儿把香铭端到他的面前。

年前进贡的雨前龙井,除了训皇就只有他才有资格享用“宝儿,该把这个可爱的小布偶给皇瞧瞧吧!”

“要把首辅大人宣进宫吗?”

“不用了,皇会相信我的!宝儿,对我没信心吗。”

“奴婢,一直相信着!”

“摆驾吧!”呵呵今年的秋又多了条性命的祭奠!


。。。。。。。


训皇大怒,皇后下牢,一个布偶酿造了一场祸事,一切都是一个借口,明知是无辜却毫不犹豫的痛下杀手,无情帝王家!

阴湿的地牢里,林孝柔紧紧抓着那个人的衣角“为什么,你要这么做?秦明哥哥,你知道不是我做的!”这些年她犹如一个摆设被禁锢在这个后宫之中,林涛和她任何联系彻底被训皇切断,皇后之名只是一个虚无的头衔。


“秦明哥哥?你叫谁啊!你叫的是不是在四年前死掉的那个人。”他抚上她那张娇颜“你们不愧是兄妹,连神情都如此的神似!”这张如此相似的脸在每个雨夜折磨着他,如今他恨不得把他们挫骨扬灰。

“你恨他吧,所以你要毁了他身边的一切!”

“恨一个人太累,不如让他来恨我如何。”

“你太可怕了,你不是我的秦明哥哥,你现在就是个冷血恶魔。”

“我会给你个体面,不枉你的一句秦明哥哥。”

“求求你放过我的孩子,他是无辜的!”林孝柔紧紧抓住她以为的救命稻草,孩子是她最后的希望。

“别傻了,皇是不会让这个带着林家血脉的孩子出生的,我们不是大慈大悲的菩萨,任何有威胁的东西训皇是不会给一点机会任由发生的。”

“郭太医备药吧,送皇后娘娘上路。”

“是,主子!”郭太医身后跟着一群小太监把林孝柔固定在地上药一滴不剩的灌入口中!。

“秦明你真可伶、、、”她在最后的时刻同情起那个她叫了二十多年哥哥却又是送她上黄泉路的人,看着那个把自己包裹在硬壳里的人往往硬壳里都是最脆弱的血肉。

看着地上奄奄一息的林孝柔、、、回想当初他发誓要和他一起保护的妹妹、、、现在正被他一点一点的摧残、、迫害!直至看她闭上双眼。


“睡吧,睡了就不累,这扰人的人世间有什么好的,下辈子做个普普通通的人,不要再入帝王家。”脱下精致的白袍轻轻的盖在那没有温度的身体上,最后的体面。

“有劳沈太医了,代我多去看看山海!”秦明有意的说道!

“微臣会做到本份的!”郭得友退出地牢,殊不知他的背后已被冷汗浸湿。




。。。。。。。。。。。。。。。。。。。。。。。

浩荡的军队入城百姓在街边欢呼,身穿将军铠甲的男人英姿勃发的向大家挥手致意,在一边白色骏马上的男人深情望着他的爱人!只要望着就足够了,他不奢求太多!

林涛协带着裴尚轩入午门进宫面圣,迎面而来的是内阁首辅风天逸、、、裴尚轩的手不由的冒冷汗!

“恭喜,林将军大胜归来。”风天逸很官场的寒暄到,眼神牢牢的锁住裴尚轩。

“多谢,风首辅,往后还有很多需要首辅大人帮助的地方!”林涛深知风天逸深得训皇信任,无论这些年风天逸的处处为难他都不能和他起冲突,这是他要步入朝堂学的第一课。

“那是,那是,你说呢护国将军夫人!”风天逸直勾勾的走到他面前。

“是、、是的!”原本苍白的脸色越加的憔悴!

“哈哈哈、、本官先行一步了。”风天逸直径穿过他们之间“你们别耽误了面圣的时辰,训皇和主子都在前殿!”如今此主子非彼主子了!

“告辞!”

“小裴走吧!你还是怕他?”他看出裴尚轩的惊慌,握住那双冰冷的手“别怕他有我在,走吧,孝柔还在等着我们呢!”

“恩!”林涛就这样别放开我的手,请给我勇气!


。。。。。。。。。。。。。。。。。。。。。。。

他看到他的震惊和另一个他的惊慌、、还有训皇高深势在必得的眼神、游戏开始了!秦明微笑的拿起杯盏品着香茗,看着跪在他脚下的两人。

四年了,林涛想过千千万万个见面的场景,最终是以最残忍的方式见面。

林涛万万没有想到谢国男皇妃,坐在训皇身边的人是秦明,四年间风天逸紧紧的掌握着前线和朝堂的通信,林涛除了上报军情和接收旨意其他的消息被风天逸限制掉,包括现在林孝柔的近况他都不知道。

我该叫你主子呢还是、、、那句小明儿!现在都不属于我了,已经属于那个高高在上的训皇!

小明儿!这就是你对我的报复!

裴尚轩惊惧着那个高高在上的人,秦明这辈子我都逃不出你的梦咒、、你始终不需要说一句话林涛都会为你动摇!

晚宴

华灯初上,皇家御花园里,歌舞升平,训皇身边坐的不是皇后,每个人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混迹官场的老人都明白林涛虽然战功卓越,但得势的未必是林家。

风天逸自得喝着美酒,今晚难过的人正坐在他对面,欣赏着,嘲笑着,他看着他,他看着他,他看着他,而他冷莫的看着所谓的人心、、、一个害怕自己的东西被抢走,一个是求而不得,在他看来都是小丑。

“皇,今晚怎么心不在焉呢?”秦明靠近训皇“皇,明儿会做美的!”这些年皇的心思他了解!皇一直找着和下面那个相似的人儿做着替代品,他做了,山海也做了,现在是不是裴尚轩也要成为那个替代品,他很乐意为训皇做那个美意。

“明儿,不吃醋吗?”训皇戏谑的说道。

“因为,那是皇要的!明儿感激皇对我们家族的维护。”

“我知道他想要的想做的,能给的我都会给。”训皇看着底下那个意气风发的人儿,即使主宰着全天下的权利,也有他不想去强迫的人,不想去剥夺那人想展翅高飞的心,终究还是无法狠心折断他的翅膀。

酒色迷离,林涛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这酒越喝心思越清明,那坐在训皇边上的人成了主子他成了他的臣子,当年的错都在他,如今他又有什么资格还奢望秦明心里还能有他,痴人说梦罢,小明儿我的小明儿、、一切都回不去了,清狂的少年郎骑着骏马驰聘在那林间的时光一去不复返,犹如当年的誓言“林涛今生今世来生来世,只要秦明一人,如有违誓,万箭穿心”这四年他每天都活在失去秦明的日日夜夜中这不就是万箭穿心之痛吗。

裴尚轩深知这四年是他偷来的,回到皇城已注定是输家,他怀念那个黄沙漫天的地方,那里没有秦明,只有他和林涛,现在将军夫人却成了嘲讽的头衔,秦明至始至终都是赢家。

、、、、、、、、、、、、、、、、、


林孝柔死了,当初是秦明亲自把她抱出那阴湿的地牢!

柔软的床褥已经捂不热那具冰冷的尸体,她还是那么的美丽、夺目、只是不能在继续呼吸了、、、

“宝儿,通知将军府。”他答应给她最后的体面,他必不会把她留在那个肮脏的地方。

“主子,奴婢已经办妥了!”

“宝儿你说这命啊~在皇权面前这是蝼蚁不如啊,你说我会不会落得像孝柔一样的下场。”秦明看着林孝柔那张死灰无生气的遗容“盖棺吧!”今后尘归尘土归土了。

“主子。护国将军和夫人已经来,正在外面等传召!”宝儿禀报道~

“召!”





“臣林涛[裴尚轩]扣见主子!”他们双双跪在地上、、、


秦明摆了摆手“罢了!”

“都是自家人,礼节都免了吧!”秦明淡淡一笑上前握住裴尚轩的手“三弟,这四年辛苦你,大漠的黄沙可不好受吧!”秦明明显感觉的裴尚轩的颤抖、、、呵呵,有意思!他的笑容越发的加深、、、他知道有人更加的不安了!

“回,主子。一点都不累!”他另愿一辈子留在那片没有秦明存在的黄沙中。


“主子,我要带孝柔走!”冷傲犀利的双眼闪过一抹伤愁,敖红的双眸述说着痛失亲人的哀痛。

“孝柔皇后是戴罪之身,她的遗体是不能带出宫的。”

“我想见见她最后一面。”他无论都不相信善良天真的妹妹会加害秦明,什么巫蛊之术都是训皇要削弱林家在朝堂的实力。

“涛,我也去!”裴尚轩抓住他的衣角、、、这是他害怕失去林涛的小动作!他更害怕他们之间的独处,这让他惶惶不安,有种即将失去林涛的感觉。

“小裴,别任性等我出来!”林涛把那只抓着他衣角的手拿开、放下!

裴尚轩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一起进到偏殿,只留下他在身后、、、


偏殿


“多谢主子保留了孝柔的遗体!”主子、、、我多恨这两个字,它代表着你已经属于别人了。

“不必!”秦明淡然的说道。

林涛看着简陋的灵堂,泪水止不住的掉下来,当年那个小女孩扬起明亮的笑脸对他说着对未来婚姻的憧憬说着她对那个未来夫君的喜欢,可是她忘了那是个对她无情的天下之主。

“孝柔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她,为什么要给她按上一个戴罪的名声,她是无辜的。”最后的结局就是林家交出兵权,从此他做个闲散将军,可这一切不是他想要的结局。

“在这宫闱中没有绝对的无辜和绝对的错,在这个吃人的皇宫里一条命不算什么,林将军节哀!”一句一话不见血的扎的林涛遍体鳞伤。

“你也变了吗?”林涛起身将眼前思念了四年中的人儿紧紧拥入怀中“秦明你还爱不爱我!”

“林将军,你逾越了”秦明将他推开“别用你那抱过裴尚轩的手碰我,我嫌脏!”

“是,主子。”林涛黯然的退后,既然得不到那就掠夺吧,我的小明儿再等等我,我不会再把你弄丢了。

“回吧!孝柔的后事我会办好的,毕竟她还叫我一声秦明哥哥。”


裴尚轩见林涛出来,松了一口气,秦明你依然会让我无法在阳光下正常的呼吸!

“林涛!你还好吧!”他不安的问道,他也不知道是安慰林涛的情绪、、还是问他和秦明的谈话、、、他很不安!

“我没事!走吧!”

“恩!”


“等等!三弟,我们有四年没见过面了,留下来和二哥叙叙旧啊!”秦明的语气不容反驳、、、

叙叙旧!他们还能怎么叙?爱、恨、情、甚至是仇!

裴尚轩求救的看向林涛、、、

“小裴,你就留下来吧!”只要是秦明提出的要求他都不会拒绝也不懂怎样拒绝。

林涛!别走,别把我一个人丢下、、、、如果是秦明你会把他丢下吗?

原以为四年前自己赢了,可是四年之后他才知道自己是输的多么的惨败!秦明根本不需要使任何手段、、林涛的心都是放不下他的。

“轩儿,哥好久没怎么叫过你了,以前在府里的日子是我们最快乐的时光,大哥、我、你、山海!可惜现在已经是物是人非了!”

“秦明,你够了!不要在说了!”他要崩溃了,不要他不要在去回想从前、、林涛现在是他的是他的!

“想见山海吗?他现在就在后宫里、、他也是训皇的人了。”

“山海、、、山海入宫了?。”那常剑雄呢?

“是啊~入宫了。而且还发疯了,你知道这一切是谁造成的吗!”秦明走到裴尚轩身边,在他的耳边轻声说道“是你!裴尚轩,你这个罪人!”

是你!裴尚轩,你这个罪人、、、、是你!裴尚轩,你这个罪人、、、、、

“啊~~~~不是,不是的!我没有!”我不是罪人,我不是!

“你就是罪人!四年前是,四年以后你依然是!我的好弟弟,我们该去见见山海了!”


秋至了、、、冬来了、、、


评论(6)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