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L

【林秦】奸妃 《下》

这篇大概是七、八年前混贴吧写的一个短篇,无意中看到老文拿出来改改,自割腿肉吃啊,全员黑暗系,黑暗系哪有甜的是吧!角色全是林秦的各种影视衍生!有角色死亡。

有CP洁癖勿看,姐姐年纪大了吃不下“人参公鸡” 

角色:秦明,风天逸,唐山海,裴尚轩

角色:林涛,谢训,常剑雄,郭得友

答应姐姐别送“人参公鸡”不喜欢的我会删的!

涛涛不渣,真的!

预警:有训皇强制小裴XXOO!

清风殿,腊梅林!

奔跑的身影,无邪的笑声欢呼声“剑雄你来追我啊、、、来啊、、剑雄、、、”

远处的两道身影、、、

一个妖娆的欣赏着、、、

一个悲痛的撕心着、、、

真的是他吗?罪人!

秦明走向山海,拿出丝巾拭去他额头上的汗水“山海,哥哥带你去找剑雄好吗?”秦明有意的看向山海身边的那个人!

“剑雄就在我的身边,没有离开山海啊~”山海紧紧的抱住他身边的人。“剑雄,你没离开过是吗?”

“是的,剑雄从没离开过!”那人无惧的看着秦明。

“郭得友,你不想活了吗?”好小子,有胆识“我现在没时间和你啰嗦,滚!”

“山海,剑雄明天再来看了好吗?一定要乖乖吃药哦!不然剑雄会生气的。”

“恩,山海会乖的,剑雄不能骗我哦!”

秦明把山海拉出腊梅林、、、起风了、、火红的腊梅花开的摇曳犹如要铺开的血海。

都是可怜人啊,郭得友叹息道。

山海身上的伤痕每一条都刺着裴尚轩的双眼!他要疯了,他根本没有勇气再看下去了、、、

“怎么?害怕了,不敢看了!这些只是小意思、、”秦明戏谑的笑道。

“你们才是真正的疯子!我要带山海走!”他不让山海呆在这种毫无人性可言的地方!

“你没资格!他是训皇的人。”秦明轻轻拍着熟睡的山海。

“难道放任着山海被伤害吗?”他失控了彻底的失控了,眼前的秦明犹如从地狱爬回人间的魔鬼,随时随地都能把他吞噬,当年那个疼爱弟弟的人被他彻底的摧毁,而现在遭到报应的却不是他。

可悲,可笑。

“保护他的人出现了!你该出宫了!”秦明继续着手上的动作。“宝儿,送将军夫人出宫!”

“是,主子!”宝儿把裴尚轩请了出去“将军夫人,请随奴婢出宫。

冷啊!不知是心冷!还是那副皮壤冷~秦明你成功了,彻底击垮了我的堡垒,我的天,我的地。

“秦明我死不足惜,求你给山海一条生路,你我之间的恩怨我会用命还的!”裴尚轩说着朝秦明跪了下去“主子,小人告退了!”如果他的卑躬屈膝能让秦明高兴一点那又如何,如今他最重要的人都被秦明抓在手中逃不出,死不了!

“他来找我了。想和我合作!”风天逸品尝着宝儿送上的香铭“好茶!”

“你的态度呢!”秦明不仅不慢的问道,林涛你按耐不住了,这一点训皇比你深沉!

“没拒绝,也没同意!”茶一杯见底“明儿,我可不想失去喝雨前龙井的机会哦!那可是训皇对你的特别恩赐。”风天逸起身离开!

“明儿,你知道要怎么做的,该讨回的别手软啊!”风天逸回头抱了抱眼前的人“这些年苦了你了,大哥都知道你做了很多违背自己心意的事,如果将来要遭报应的话,就让我来为你承担。”

“大哥,我怎么会对不起自己呢!”

早就不恨了?恨太深了没感觉了、、只是想玩玩这世间的权利罢了!

他这是在哪里?金色的锦缎,雕刻的龙床、、、他不解了!他只记得和林涛一起进宫突然眼前一黑什么也记不得了。

林涛你在哪里,裴尚轩恐惧的看这四周的摆设、、、

吱嘎!门开了!裴尚轩闻声看去、、、是训皇!怎么会是他?林涛呢?林涛在哪里!

高大的身影靠近他、、、“裴尚轩扣见训皇!”

“免了!”训皇扶起裴尚轩眼里对着相似的容貌像看着那个人般的深情,他不敢对着那人表露这这样的神情,唯有在一个个和他相似的人身上找慰藉。

裴尚轩害怕的往后退了一点,不敢直视那双火热的双眼!

“训皇,臣告退了!”裴尚轩急忙起身要逃离这个压迫的地方!

“走!你走的了吗?”训皇抓过裴尚轩把他压在床上“你和他真是太像了。”训皇迷恋般的抚上相似的容颜,陷得太深,又不忍去强求那人留在自己身边,那人要的权利,要的官爵他都能悄然的给予,唯独不能把他拥入怀中

“训皇、、、求您放过臣,臣是有家室的人、、、”他苦苦哀求道!

“那又怎样!”训皇一把撕去裴尚轩的衣服。如雪般的肌肤呈现在眼前“朕见到你的第一眼便没有想过放了你!”

裴尚轩在训皇的身下不停的撕打“放开我,林涛你在哪里、、、救我”

训皇吻上那张红色的樱唇、、不停的啃咬、吸允、、、暧昧的银丝流下唇角,犹如亲吻的是那个他心心恋恋多年的人“天逸。”

训皇突然放开裴尚轩,狠狠的煽了一个耳光子给他“贱人、、你竞敢咬朕!”训皇擦去嘴边的血渍,迎上那双倔强的双眼、、、露出噬血的光芒。

“既然你喜欢血朕就满足你!”训皇抽出内各里的绳索、细鞭“朕的温柔你不要,就别怪朕心狠手辣了。”

裴尚轩不由的想起山海身上的伤痕,害怕的退至墙角“林涛、、救我、、林涛、、你在哪里、、、”漂亮的身体暴露在空气中,绝望的呼喊到。

训皇把裴尚轩抓到床上用绳索把他的双手禁锢在床架上,抬起那张漂亮的容颜“你犯了我的大忌!记住了,在我的床上不能喊别的男人的名字!”手中的细鞭无情的落在那白皙的肌肤上!

“唔、、、唔、、、唔!”裴尚轩双手被束缚住无从躲避只能硬生生的被训皇施虐、、、

“你还真是倔强、、连一声疼也不会喊!”训皇看着伤痕累累的裴尚轩、、扬起一抹恶魔似的笑容、、俯身舔去裴尚轩身上的血渍“味道很好啊!”

“你这个、、疯子、、”身上的疼痛刺激着他的每一条的神经。

“我喜欢这个叫法!”训皇分开他那双纤细的双腿开始疯狂的掠夺、、、

“啊!”凄厉的叫声划破这不宁静的夜,没有任何的快感,浑身的毛孔乏疼,但是心更疼,他脏了、、、

没有被束缚住的双脚踢向训皇“滚、、开、、”

训皇愤怒的抓住他的脚裸,抽出小银器挑断裴尚轩的脚筋!“乖点不好吗?这点你真是不如秦明。”

“啊~~~”牙齿紧紧的咬着双唇、、、精致的容颜痛苦的皱在一起、、、他恨?他拿什么理由来恨!痛苦的闭上双眼任由着泪无声的落下。

“不乖的人是要受罚的!你看把床给弄脏了”血从脚裸处不停的溢出来、、金色的床单布满了、、罪恶的红!训皇的暴虐无休止的进行着。

训皇起身朝裴尚轩丢下一枚帅印、、、离去!“我暂时不会收了林涛的兵权,让他好自为之!”

着那枚帅印、、、很脏、、刺眼、、卑劣、、、

他只是一个交易品、、、

吱嘎、、门又再次被开启、、

淡漠的笑容,走向床边拿起那枚帅印“这个代价还真大啊!”

刺红的血液,支离破碎的人儿、、、要用什么词来形容呢?凄惨、绝望、还是出卖!

眼角静静的落下苦涩的液体,有多苦,只有他自己知道!

一双白皙修长的手接住那滴晶莹的泪花放进嘴里“真涩啊!”露出一张嘲讽的笑容!

“不要为任何人流泪!权利才是他们的最爱!我们只是他们权利的踏脚石!说不定训皇哪天把我玩腻了也把我送人了。”戏谑的口气不符合的语句、、说出最现实的话!

“你、、不会、有那么一天的!”我始终没有你狠!没有你决绝!

“疼吗?”轻抚上那一条条的血痕“你一定是犯了训皇的大忌!”他自顾的说道。淡然的看待训皇虐下的痕迹!

“我、、要见他!”红肿残破的唇寂静的吐出几个他心痛的字眼。

“他会来的,这里有他要的东西。”秦明漫不经心的把玩起帅印。“你恨他吗?”

“恨?、、不恨!”因为这是报应“我只想要一个答案。”就这么简单!

“他就这么值得吗?”又是一个傻瓜!

“他值!”

“即使他把你送上了龙床,你也爱他!”

“我爱!”

“哈哈哈哈!真可笑啊!宝儿,宣郭太医进宫!”秦明抱起裴尚轩离开龙殿“裴尚轩,你真蠢!”

“我只要一个答案!”等我得到了我愿意放了所有的一切!

摇曳的宫灯、、罪恶的欲望、、权欲、私欲天又更冷了!人心呢?是不是比这天气还更冷。

郭得友把伤口处理好之后,走到秦明身边“我要带山海离开皇宫!”

“恩?”秦明对上郭得友那双坚定的双眼“你确定!我有这个权利!”

“你有!”肯定的语句“你身上的那块玉佩就说明了一切!”“是吗?我凭什么帮你!”秦明反问道。

“凭你的良心未死,不然这些年你不会暗中护着他,我爱他很爱很爱!”他无惧的说出杀头的话。

“他爱的是常剑雄,你只是个替身!”又是个愚蠢的人!感情是最脆弱的东西、最伤人的东西,也是最不可信的东西!

“那又怎样!只要他幸福!”即使他认不到自己,只要有他在身边足以!

“你不后悔!”又是件可笑的事情!幸福是最不真实的东西!

“不后悔!”他能肯定这么说!

“只要你们有命走出这个皇宫,山海就是你的!”命运是靠自己争取,而别人是施舍不了的!“接着!”正主回来了也该放了那个无辜的可伶儿了。

“多谢主子恩典!”郭得友接过玉佩,消失在夜色中!

“主子。林将军来了!”宝儿禀告道!

“来了。”该决裂了吧!

“直接带林将军去见裴尚轩!”

“林将军说他想先见主子。”

“见我!”秦明勾起一撮青丝玩弄。

“主子,要宣林将军进来吗?”

“宣。”秦明摆了摆那双白皙的手。权利还真是很诱人啊~

英俊高大的是身影印入到秦明眼底、、、

“你不应该先到我这里的不是吗?”秦明露出鄙视的笑容、、

“秦明,再等等我好吗!”林涛上前把秦明拉进怀里。

“你越矩了!林将军。”秦明静静的靠在林涛的怀里,说出毫无温度的话语“你要的东西在里面!”

“秦明、、、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林涛的语气软了下来。

“林将军,说笑了,你别忘了我的身份,我是训皇的皇妃!”为了我、、、真可笑,权欲的借口!

“即使你是妃我也不会放手,最终你才是我的妃!”他的自信一向如此、、、他已经等的太久了,四年了他想他想了四年。

“为什么不是皇后,而是妃、、、”秦明推开林涛,直视着他的眼睛。

“那是裴尚轩应得的。”在他口中好象只属于交易!

“哦!”可惜那人不稀罕啊。“你进去吧!他在等着你、、”的答案!

空洞的双眼,静静的凝视着那个向他走来的身影、坐下、轻抚、对视!

泪从那双空洞的眼里滑落下来、、、秦明,我始终学不了你,即使他做出对不起我的事我还是爱他的,这就是我失败的地方,活该被遗弃、、、

“对不起,小裴,我会补偿你的!”今天的一切他都会讨回来“你的那一份,林涛在这里发誓,会加倍的讨回!”

“我想大漠了!”涛我累了!好怀恋在大漠打战的四年,没有权利的纷争,最重要的是没有秦明的存在!

“你会是我的皇后!”裴尚轩,我对你的只有这些了!

哈哈哈哈,皇后,他裴尚轩一点也不稀罕不恋势权位,他是要林涛的一点点爱就一点点,不要太多,难道他贪心了吗?

“涛,我不要当什么皇后我只要你!”

“我一直都是你的!”

不是了,从你们见面的那一刻起,我注定已经失去你了,我输的一地惨败!输了自己的心,甚至是身、、、

“小裴,你就安心的等着,不会太久了!”林涛抚去那一颗颗水珠、、、

“这是你要的!”裴尚轩拿出那枚他换回的帅印、、、林涛、我还是无法恨你!有的时候我真羡慕秦明的决绝和恨!

“对不起,让你受苦了!”看着混身是伤的裴尚轩、、和那只被割断脚筋的脚裸!此时他是罪恶的!

“你能回答我的最后一个问题吗?”涛,希望你能骗骗我、、

“你问吧!”

“你会把秦明送上龙床吗?”

“不会!”他很肯定的说道!

林涛,你连骗我都不肯了吗?我死心了、、、谢谢你给我的最后一击!

“我要休息了,你走吧!”闭上那双绝望的双眼、、、就此结束吧。

“我走了!”拿起帅印离去!这一面成了最后的永别。

“他走了!”秦明坐在他的身边看着、欣赏着、原来绝望的人是这个样子的,就像四年前的自己!

“秦明,成全我吧,我想结束了!”

“活着比死了更折磨人!”

连死都是一件奢侈的事吗?

秦明,你赢了、、我失去了所有,你得到了全部!

黑色的夜幕中,奔跑的两道身影穿梭在黑暗的小路里。

“剑雄、、、剑雄,你要带山海去哪里啊~山海跑的很累啊!”山海一路被郭得友拖着逃离皇宫,用秦明给的玉佩畅通无阻的出了宫门,便被宫里的太监发现、、、招来了追兵!

“山海你相信我吗!”此时此刻的郭得友而不是问山海你相信常剑雄吗,山海在我的私心中我只想当你唯一的郭得友不是常剑雄的替身!

“山海,当然相信剑雄、、呵呵!”心思单纯的他怎么会想到,危险的逼近,一心满满的都是他的爱人剑雄。

“山海,我不后悔带你离开,即使我们今天没有退路。”那年在纷飞的梅花林里,我的心早以遗落在那片粉色的香气中飘摇埋葬。

“剑雄,山海跑累了、、”山海拉着郭得友的手蹲了下来。

“山海,上来我背你!”他俯下身子把山海背上、、继续穿行在没有希望,没有光明,没有尽头的黑色中。

“剑雄我好喜欢你背我呢!”

“以后我都会背着你!”郭得友露出今晚的第一个笑容、、幸福的笑容、只需一个简单的理由他的背只属于山海。

突然四周明亮起来,面前吹过阵阵冷风,从也色中走出一个人影,借着火光郭得友看清了来人、、、

“把山海放下!”冷冽的目光中没有没有一丝温度、、

“风天逸,要我放了山海,那是不可能的,我不会在让他回到哪个血腥、肮脏的地方!”他把山海挡在身后、、目光如炬的和风天逸对峙。

风吹着边上的树叶不停的发出沙沙做响的声音是那样的不安分。身后是没有退路的高台!

“你不怕死吗?”常剑雄为了山海死了还有多少人会死在这场游戏里,接下来会是你们吗!

“不怕!”郭得友转向身后的山海“即使是死了,我也把你带出了那个肮脏的牢笼,我足矣!”山海即便我死了你也不知道我叫郭得友,可我从来没有后悔遇见你,爱上你。

“剑雄,他们是干吗的?”山海害怕的缩到郭得友的怀里、、、这个场景很熟悉很惶恐。

“山海别害怕,我会保护你的!”山海,常剑雄能为你而死,我郭得友一样能。

“你是傻瓜吗?”山海突然抬起泪流满面的脸颊“你为什么不把我丢下,我是一个累赘啊!”我害死了剑雄、、、郭得友你的情要我怎么还!

唐山海的转变震惊了所有人、、、他没疯吗?

“山海你、、、”不是疯了吗?

“之前的唐山海确实是疯子。”可是这些场景太熟悉,他不得不清醒过来,他活在常剑雄的世界里太久了“哥,放了郭得友,我和你走!”

“他是钦命要犯,只有训皇有这个权利!”风天逸对山海的清醒没有一丝惊讶,好似已经预想有这么一天!

“山海,你才是傻瓜,你以为我今天还走的出去吗!”深情凝视着那张被风吹的通红的小脸,因为你知道我是郭得友了!

“郭得友,你愿意和我一起离开这个肮脏的世界吗?”两只没有温度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而心是温暖的。

“有山海的地方,我都会守在身边!”两人仿佛达成的某种共识,轻松的相视一笑!

“哥,我从来没有怪过你们。”因为我们都是可怜人。只是他亏欠的东西太多了,剑雄和他的家人都是他间接害死的、、、最无辜的是郭得友,情不能给他、、、那就用命来还吧。

后退、、、坠下、、、解脱!

“山海,你解脱了!秦明却还在那个牢里挣脱不出来,这个世上没人疼他就由我来疼来爱。”风天逸眼角落下一滴看不清的水渍挥发在黑夜中、、、

英俊邪魅的男人,环着怀里的俊美的人儿、、、那块玉佩静静的躺在他的手心了、、、

“明儿。这是朕给你特权你怎么随便给别人啊!”训皇漫不经心的刮着那娇好的容颜!

“权!那是拿来玩的!秦明只是物尽其用罢了。”把玩着手里的权利,却是越来越空乏!

“那明儿玩的开心吗?”训皇深沉的让人琢磨不透。

“开心吗?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很享受 ”皇,我的茶喝完了!”

“我会派人送去的!”

“皇,谢谢你的收留!”

“你是我的妃!” 四年前,你我相遇注定有很多解不开理不清的事、、、

孤独的冷夜在哭泣,哭泣那扭曲的人心、、、这场没有硝烟的战火该结束了、、这是他想要的吗?

“主子!首辅大人捎消息进来了!”宝儿把信件交给秦明!

“宝儿,你能猜到信里内容吗?”他高深莫策的说道。

“奴婢不敢妄加猜测!”

拆信、、阅读、、微笑、、烧毁、、

“宝儿,他要行动了、、你说我能放弃训皇赐给我的茶吗?”雨前龙井的香味四溢在暖和的室内、、、

“主子,您已经不是选择了吗!只要没有后悔,你都是对的!”

“宝儿,是不是决定了就不能后悔了!”淡漠的看着辉煌的皇宫这里是埋葬人性、人心的地方!

“死可以解决一切吗?我认为不行,那是逃避的做法,只有胆小鬼才会这么做!”我会好好的活着,看着你们小丑似的斗争!

“主子,要过年了。”雪花静烂的飘在那琉璃瓦上一层层的银霜那是这个皇宫了唯一的净土、、、纯洁美好!

“快近五年了。”乱臣贼子只有一个下场死!

流血的战争还没有开始、、、而那没有流血的战争已经死伤惨重!

萧索的背影,失去光彩的大眼、、、等着他个拥有皇权的人临幸、、

消尖的下巴被轻轻抬起“朕,不会碰你!”

他无力的笑笑了“连皇也不屑碰我了吗?”他果然是无用的。

“林涛把你送到我床上的目的我比任何人都清楚!他值得你为他牺牲吗?”训皇对上那双眼睛,质问道。明明相识的眼睛透露出来的却是死寂,终究不是那个神采飞扬的人,假的就是假的。

“秦明也这么说过。我是一个执着的人,认定了就不懂得该怎么放手了!”即使是伤了自己的哥哥也在所不惜。

“他比你懂得放开,即使那个是他最爱的人只要有瑕疵了,他就会毫不犹豫的毁掉。”训皇扶着窗望着那片血红的腊梅林、、、

“你孤独吗?真爱的人触手可及却止步不前!你真可怜,不停的找着代替品。”皇是至高无上的人也有他想要却不忍心强求的人,高处不甚寒啊,有再大的权利又如何。

“孤独,我从来没有想过,我可以用我的权利得到我想要的一切,只有他我不舍去施压,他要家族的荣耀我给,他喜欢权利我给,我能给的我都给,他不需要知道我爱他,我会护他一世。”

“爱真是会让人变的卑微。”

“舍不得束缚他就只能给他更大的天地去翱翔。”只要还在自己能看得到的地方一切足以。

“我真傻啊。”那些只是自己独立的付出却忽略了对方根本就不爱你。

“歇息吧!”今年,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年啊!要开始了吗?林涛!你失去的比我还多、、、

雪花漫天的纷飞带着淡淡的血腥味!今天龙殿的大门没有打开叛军已经节节逼近。

淡然的笑容,叛军的进攻并没有对他的心情造成影响。

“叛军到哪里了,没想到来的这么快!”皇位的诱惑力还真大,不过他的妃诱惑力更大。

“回训皇,叛军以在宫门外!”风天逸说道最终他还是选择了训皇的茶。

“要逼宫了!明儿你这次玩的太过了。”训皇戏谑的笑道没有一点紧迫感和威胁感。

“皇要把我交出去吗?”

“朕可舍不得啊!明儿不相信朕的能力吗?”把玩着手里的玉玺,真是个美丽的东西啊!难怪这么多的人想得到你。

“那我就不知道了!”轻佻的语气流入出不一样的俊美。

“明儿。别忘了朕的骑士护卫军!”一抵百的能力军团。

逼宫、叛军在训皇的眼里不算什么,林涛你可以攻到哪一关呢?我期待着你!“皇,要上高台看看吗?”

“明儿不怕冷吗!”训皇起身离开龙椅。门打开了,走上高台,隐约可以听到叛军的呐喊声。

秦明拉紧白皮袄登上高台、、、风好大啊、、今天的战役还是一个未知数。胜利者注定只有一个。

是训皇?还是林涛?

我这算是叛军吗?算吧!我无所谓因为我的爱人在那个巨大的牢笼里,我要把他夺回来,秦明再等等我!

高大的宫门,隔着两个世界,现在的他要走进另一个世界里,这一天他等的太久了!

杀、、一路的杀、、横尸遍野、、血洒落在那个庄严的龙头上、、、

两军的撕杀已经开始了皇宫内的血腥味越来越重,不禁的教人皱眉。

权利的争夺全都是用无数条的生命、、鲜血铺垫出来的道路,何尝他自己不是残忍的人,利用裴尚轩稳住兵权、、为了秦明不惜用无数无辜的生命去抢回他错过、丢失的爱。

战依然的进行撕杀声越发的减少、、、说明了生命的逝去!

高台上,宝儿急忙的跑了上来,在秦明的耳边耳语!他浑身一颤转身离开高台!

裴尚轩,你选择当胆小鬼了,想见我的最后一面,好!我成全你。

情太伤人了,也太害人了!

秦明推开那扇门进入、关上,门外的冷气丝丝的从外面透进来。

苍白死灰的人,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保留着最后一口气,等那人的到来。

“来了!”微弱的声音沙哑无力。

“你服毒了?”

“慢性的。”为了等你来。

“你什么话快说吧。”

“林涛一直以来是最无辜的,四年前是,现在也是,一切的错都是我造成的!你看到我和他的那个夜晚,是我把他罐醉拉到我房里的,也是我设给你看的骗局、、、他没有背叛你们的爱情,那夜他嘴里喊出的是你的字、、是你秦明,他喊一声,我对你就恨一分,我发誓,即使得不到他的心也要得到他的人、、、反而我付出的代价是最惨痛的,四年了,那夜过后他从来没有碰过我、、可是你决绝的进宫了,他连一个解释的机会也失去了、、原本我以为你会死在皇宫里、、真是造化弄人啊~训皇的男皇妃竟然是你秦明、、、”凄美的笑容、、慢慢的在陨落。

“秦明为什么老天爷都把好的东西都给你,我不服啊,你和风天逸都是家族的嫡子从小受尽了宠爱,就因为我和山海是庶子从小被人忽略小心翼翼的做人深怕做错一点的小事都会被父亲责打,我恨死你的施舍,我告诉我自己一定要夺走你最重要的东西、、、我爱林涛很爱很爱,而他的眼里只有你、、、一直都是你,包括这次为了你逼宫、、、秦明、、哥 、、哥对不起!我真的错了,我不要你的原谅、、、”

秦明颤抖的抓起裴尚轩的衣领“裴尚轩,你为什么要告诉我真相、、你死了可以什么也不管,那我呢!是不是要把最后的一切留给我承当!你混蛋!林涛、、林涛不要啊、、、”他的心像被毒蛇咬住一般毒已经侵入骨髓了,没有救了,原本的淡漠以不见,焦急的情绪已经有四年没有出现过了,他疯狂的跑到宫墙上,训皇的局势明显的扭转、、、

你为什么还对着我笑。

我们目光相遇,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是秦明我爱你吗?

我们真的错过了,我的任性,我的骄傲,我的决绝,这些现在在我看来都是那么的无知、、、

这场战役终究会是以失败告终!太多的人牺牲在里面,血流成河的宫殿、、、

“明儿,要去送他一程吗?乱臣贼子的下场你是知道的!”训皇转身离去“我不想多看到一具尸体你明白的!”他的妃变了,在他的眼中看到了伤痛而不是淡漠的冷冽!

走下宫墙,他的身上已是伤痕累累,他的笑容依然和四年前一样温柔。

沾满血迹的手抚上我的脸,冰凉带着血腥味。

林涛,你冷吗?

不冷,有小明儿抱着呢!

林涛,我很冷、、、这四年我的心从来没有温暖过!

把我放进小明儿的心里就不冷了!

我已经放进去了,林涛,真的不冷了!

小明儿,别做傻事,知道吗?

林涛,我不会的,我不是胆小鬼!

恩,那我放心了,我的小明儿!

林涛,我寂寞了怎么办?

想我啊!

==========正文完结=========

奸妃番外有时间会改出来!

评论(5)

热度(17)